不走寻常路 全国媒体摄影采风团走进最美阿坝

交汇点讯 阿坝州的自然风光,人文景观闻名于世,有童话世界般的九寨沟,绚丽多彩的五花海,震撼圣洁的达古冰川等。6月12日,由中国国家地理组织,来自人民网、中国网、香港大公报、新华日报、广东电视台、腾讯、新浪等15家国内知名媒体采风团走进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从成都出发,经马尔康、红原、阿坝县、理县,探访阿坝鲜为人知的壮丽风光,品味那些独特而又深厚的人文风貌。

探访最圆满的寺庙——大藏寺

我们采风团一行的第一站就是这个散落在人间最圆满的寺庙。大藏寺位于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沙尔宗乡,经大郎足沟至沙尔宗乡的林场公路54公里处以西一侧。属于大藏乡春口村一居民组,海拔3530米,西南与沙尔宗乡和马尔康镇本真接壤,北界红原县四寨乡。

从马尔康县城到大藏寺的山路有点难走,我们换乘越野车在一路颠簸中我们来到目的地。大藏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查柯阿旺扎巴修筑的108座寺庙中的最后一座,占地面积231840平方米。寺院现存明、清时期建筑十余座。在汉语文史上,大藏寺亦被译作"答仓寺"、"大泽寺"等,这是因为藏文以汉文音译所出之异。在某段时期,安多地区的藏民亦称大藏寺为"茶谷寺"。在历史上,大藏寺甚有名气,堪称格鲁派在川北一带之总寺,於宗喀巴大师诸传记、《安多政教史》及明、清二代史料中常有提及。在拉萨布达拉宫中,一幅"西藏重要寺院"壁画中亦包括这座大寺。

远眺大藏寺

气势恢宏的大藏寺

僧舍

俄么塘花海:被上帝打翻了的调色盘

俄么塘花海一景

天空之镜

夏季的阿坝,是最美的时节,夏季的俄么塘花海,就像是上帝打翻了调色盘,镶嵌在这川西高原。每年6月到10月,方圆数十平方公里的俄么塘草地,不同种类的野花竞相绽放,漫山遍野,一望无际,宛若“人间仙境”。 被游客赞为“最美草原花海”。这里也是最佳星空拍摄地之一,天上有星星为你点灯,地上有花海为你作床,所谓九寨归来不看水,俄么塘归来不看花,大概便是如此吧。

据景区负责人向我们介绍说,目前景区配备了原生态自驾户外营地、藏族文化风情街、高原温泉、滑草、骑马等休闲项目,以及中国目前唯一的高山草甸热气球观光项目。 按照五星级标准打造的草原旅游区规模最大的1000间藏文化主题帐篷酒店及特色木屋别墅,设有可同时容纳2000人用餐的湖泊水上中央餐厅。景区还拥有草原旅游区最大容量的停车场,可同时容纳10000辆汽车停放,全面满足游客的游览需求。

低调得差点被遗忘的神山圣湖——莲宝叶则

也许大家都熟悉青海的年宝玉则,而对莲宝叶则在哪里显得有点陌生吧。当我们依依不舍的离开俄么塘花海后,我们媒体采风团一行来到阿坝县的莲宝叶则。

冰川冰蚀地貌形成的冰斗

“莲宝叶则”神山,藏语也叫“叶尔精扎拉”,意思是尊严、圣洁的玉石山峰,民间通常称为“石头城堡”。莲宝叶则位于青海省久治县和四川省阿坝州阿坝县之间,总面积约800平方公里,阿坝县境内约500平方公里,即莲宝叶则石头山风景区,境内最高海拔5141米,山峰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有大大小小的湖泊300多个。

海拔4200米的扎尕尔措湖

这里有湛蓝的天空,纯净的白云,无际的绿浪花海,奇彩绚丽的高原湖泊,奇丽灿烂的石头群峰,还有宛转悠扬的牧歌,神奇动人的传说以及纯朴的民俗风情,一尘不染,无遮无拦,堪比世外桃源。

莲宝玉则,在青海年宝玉则的另一侧,同样也是格萨尔王的古战场,正绽放她的靓丽的光彩,所有的不期而遇都是值得的,越往深处走,美景呈现的更是让你格外惊叹,雪山,大大小小的海子,一切都是那么神圣,纯净,仿佛就是上天赐予这里的一块宝地。

来自微博摄影的贝纳通老师说,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擦擦:展现方寸之中的佛教文明

嘉绒吉岗,是坐落在马尔康沙尔宗镇米亚足村附近的一处山岗,非风景名胜之地,却是目前发现种类最多、数量巨大的雍仲本教擦擦的殊胜之地。“我曾多次去到青藏高原,却遗憾地发现雍仲本教擦擦特别少”,嘉绒吉岗擦擦博物馆创始人幸饶巴兰卡向记者表示,”这是一笔可观的文明财富,若自此失落、消亡,将会非常可惜”。这也是幸饶巴兰卡发起设立嘉绒吉岗擦擦博物馆的初衷。

擦擦一词占巴南喀大士传经里记载,擦擦来源于古象雄的方言,是藏语对象雄的音译,意思是“复制”,指一种模制的佛像、佛经或佛塔。 在雪域藏民心目中,世间的一切物质都可以制成佛像、塔。

记者抵达吉岗时,当地村民们正捧着哈达,以当地的嘉绒藏族习俗迎接着我们这远道而来的客人。满头白发的老人们掬起幸福真诚的笑脸,手里转起转经筒,为远道而来的客人们送上最真诚的祝福。他们身上散发的,正是藏家人最朴实的善良。

幸饶巴兰卡给我们讲解擦擦的传承历史

据幸饶巴兰卡介绍,制作擦擦对泥土的要求很高,而现今可制作擦擦的黏土越来越稀缺,常常要去很高海拔的山地寻找,有时翻山越岭也不一定能碰到适合的土质。记者发现,现场制作擦擦的大多为白发苍苍的老年人。对此,幸饶巴兰卡也作出了解答称,因制作擦擦也是积攒善业功德的一种方式,因此年轻人通常会将此机会让给老年人。

目前发现的雍仲本教最大擦擦

唱着“打擦擦”制作塔擦的当地老人们

随着一首“打擦擦”的八字真言歌,当地老人们开始了擦擦制作。他们用木棍反复敲打着黏土,直至其变得软硬适中、便于揉捏,然后将其放入擦擦模具中用力按压,若是制作佛塔,还需将黏土先捏成圆锥状,再放入模具。最后将多余的黏土刮掉,通过轻轻敲打的方式将擦擦取出,并用刮刀式的工具将每个缝隙仔细抹平。

记者与当地老百姓一起,体验制作传统擦擦的技艺

幸饶巴兰卡认为,要做更加精致的擦擦,不能再走以量取胜的路子。“即使在藏区,擦擦的制作也趋于粗糙化,有的上午做好,下午就塌了,”他希望,“以后所有的擦擦制作都能讲求工艺精致度。”他对记者称,在不耽误老百姓农耕采药的季节,明年打算做更多交流活动,让老百姓们一起做擦擦、交流技艺,并将擦擦精致化的思想传播到每一位制作者心中。 同时他希望擦擦能更加精致、更富有艺术性,甚至可以将彩绘融入擦擦制作中,有朝一日,擦擦可以走出国门,藏传佛教的脱模泥塑艺术能够走向世界。

嘉绒藏族咂酒开坛仪式

随后,我们采风团一行还有幸参与了嘉绒藏族咂酒开坛仪式。“咂酒开坛仪式”是嘉绒藏族人民在重大节日,重要集会时举行的一种庄重礼仪形式。该仪式最初为雍仲本教的祭祀民俗活动。在一年一度的藏历年、观花节都要举行咂酒开坛仪式,同时,在婚庆佳节、风情节,嘉绒藏族男女老幼欢聚一堂,也要举行咂酒开坛仪式,祈求神山保佑老百姓家庭和睦,幸福吉祥,祈求神灵赐以祥和宁静、五谷丰登的美好生活。我们跟着村民们跳着原始的锅庄,一起欢庆他们的节日。

与郎依法王面对面:互联网时代 佛法传播也要与时俱进

山顶俯瞰郎依寺全貌

郎依寺位于阿坝县哇尔玛乡洞沟村果尔洼山顶,距县城约4公里,占地面积约17万平米。郎依寺为目前国内外最大的雍仲本教寺院,僧侣超过1300人。

郎依寺

6月14日下午,记者抵达时,恰逢郎依寺第三十九代法王嘎让罗周坚措活佛,自夏扎佛学院闭关五十天归来。与想象中的神秘严肃不同,这位生于1983年的年轻活佛周身散发着阳光、和善的气息,十分爱笑,举手投足中既不失可爱,言语行为里又处处透着智慧与风趣。

图为郎依法王与采风团一行亲切交流

交流中,不论是新时期的佛法传承与传播,还是唐卡艺术的与时俱进,不论是修行僧侣的学院课程,或是人生烦恼的解惑、认清自己的迷茫,法王都宽以答之,并辅以治愈系笑容。或正如他本人所言:修行佛法,皆为传播正能量矣。

郎依寺自创寺人郎依多帕活佛一世至如今的第三十九代法王,已走过千年历史,其间多少历史变幻、沧海桑田。“每代活佛生活的社会环境、地方风俗,都会有很大变化,”郎依法王嘎让罗周坚措对记者说,“佛法的见地一定不能变,而佛法的传播方法,之前要变,之后也一定会变。”正所谓,宗教要与社会相适应。“谁在修佛法?是社会上的人在修,”他说,“那就必须按照他们能接受的方式去传播,这样他们才能真的学到,而我们的目的,就在于传播正能量。”

法王提到雍仲本教高僧大德以往所撰经文称,过去的高僧更注重“用怎样的方式才能活得智慧”、“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领悟透彻”,注重的是自己内在的修行。这也是为何雍仲本教寺院都建筑在偏僻山间的原因,因为他们相信,重视内在修行就不能接触社会,以防社会烦恼涌入,影响佛法的智慧和传承。然而,随着社会进步和互联网新时代的到来,佛法传播也到了“现代化”的时候。

“再走封闭的路子,文化可能就消失了,如果还是老古板的做法,佛法可能就灭亡了。”法王如是说。因此,他再次强调,佛法的见地一定是不能改变的,但佛法的传播方式,一定要与时俱进。

当面对“烦恼”这个永恒话题时,法王也用深入浅出的方式进行了智慧解答。“好像你梦到自己吃饭一样,你真的在吃饭吗?其实并没有,这只是个梦,”他说,“如烦恼一样,其实并不存在烦恼或不烦恼,大圆满讲究一切皆有心所造,只要关好心门,便不会有烦恼一说。”而对于烦恼,密宗有着不同看法。“密宗认为,烦恼里可以提炼出智慧,而正是因为有了智慧,才有了烦恼,”他向记者普及知识称,“这与汉传佛教中常提的 ‘烦恼即菩提’,差不多。”

法王认为,虽认识方法不同,但根本核心是一样的,即要保持内心的安静和干净。“首先要认清自己,”他说,“我们常说修行,其实更应该是修心,行为不过是表面上的东西,并非真实。”

他笑着分享起小时候的自己排解烦恼的小方法,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般会找个角落一个人安安静静呆着,听听纯音乐。他认为,如何平息烦恼与每个人的个体差异有关,有些人念经就能获得平静,有些人需要打坐,有些人放空即可。“好似电视机和遥控器的关系,为什么遥控能调台呢?因为二者之间有沟通点,烦躁的时候也是如此,要找到之间的沟通点,”他说,“若你与佛法有沟通点,就用佛法平息,若与佛法中的智慧有沟通点,就用智慧,若与其他方式有沟通点,就用其他方式。”总之,要找到一个可联通的点。

自宗教开放以来,因为郎依寺有着比较成熟的学习课程以及比较完整的雍仲本教文化体系,自然吸引了全国各地来自雍仲本教寺院的僧人们。“目前有67座寺院的僧人,在郎依寺的雍仲本教讲修学院中学习,”法王笑着说,“相当于 ‘流动人口’,13年的学业结束后,他们将再次回到自己的寺院。”

谈及如何考试和结业,法王透露,若是修行显宗,则主要以辩经的方式进行考核。“辩经分为笔试和口试,”他说,“笔试需要僧人将所有课本里的每一章经文,一字不漏地背下来,出题时只给出某一段话中的一句,让僧人默写全文。”

除了修行所需要经文,僧人们还要学习文化课,包括天文、地理、医学、梵文(此处为雍仲本教梵文,即象雄语言)、语法结构以及写文章等诸多科目。文化课每年将在夏季和冬季进行两次大考,此外每个礼拜以及每个季度还有小考,13年之后再核定总分,以判断学习是否合格。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副社长兼新媒体CEO才华烨向法王赠送《入藏八线》图书

紧接着,法王带记者参观了位于郎依寺中的“郎依甲”象雄唐卡艺术学院,目前有三十多位学生跟随创办人郎依甲唐卡大师进行学习。依据本波经典记载,佛像面部的比例有别于其他画派,在细节处理方面不同于其他,不一样的地方很多,比如按照传承要求,佛母像大小比例是八个脸,愤怒本尊相为六脸等,其造型对于风、水、云、火、石表现也有自己的特点。象雄本波风格唐卡技艺不只是口述,在各大经典当中也明确记录下来,并由雍仲本波画师世世代代守护继承,这使古老的雍仲本教本土文化技艺能够传承走到至今。

象雄唐卡艺术学院的学生们正在认真绘制唐卡

象雄唐卡艺术学院的学生们正在认真绘制唐卡

象雄唐卡艺术学院的学生们正在认真绘制唐卡

学生们的创意作品

获奖证书

郎依寺,全称为“旭里兰杰扎西雍仲林”,意为“殊胜吉祥雍仲寺”。记者在郎依寺寺庙大经堂的横梁上,看到许多仙女雕像。仙女手执线条简捷而明快的供物,姿态万千,秀丽动人。在其他神殿中的立柱和横梁上,也有许多精雕细刻的法轮、华盖、宝幢、海螺、宝珠、吉祥结、玉瓶、供命鸟、凤鸟、孔雀、龙、狮、虎、马等。此外,那些鹏首狮足的双翼狮,螺身的鳌鱼,顶着水獭头的金鱼等都是相互对立的动物凑在一起,其意深远。

此外,各殿堂内供奉和珍藏着极其丰富的雕像、彩绘和文物古籍,价值连城,目不暇接。大小经堂千佛正襟危坐,装帧华丽的雍仲本教大藏经陈列有序,是研究雍仲本教历史文化的宝贵资料。大经堂中不但有堪称“镇寺之宝”的殊胜幸饶祖师及其四大弟子的塑像,还供奉有从汉地和印度、尼泊尔迎请的数尊铜佛像,珍藏有经文雕板二千余块,以及具有文物价值的用金汁和银汁书写的经卷和众多本尊、护法神古唐卡等等。

打卡古尔沟温泉小镇,走进甘堡藏寨、桃坪羌寨,感受藏羌文化之美

来到理县,耳熟能详的是米亚罗红叶和古尔沟温泉。古尔沟温泉小镇地处成都两小时旅游圈,在建的汶马高速今年年底通车后距成都全程高速不足190公里,同时,古尔沟地处阿坝州四大旅游板块的核心位置,是精品线路九环线、川藏北线自驾游线路上的重要节点。古尔沟温泉千百年来流淌于雪山之间,史料记载源头为毗罗遮那大师的修行地,早在一千多年前就享有“仙山瑶池、灵水神泉”的美誉。得天独厚的自然与人文优势,使古尔沟温泉小镇具备了极强的开发价值。

6月15日下午,艳阳高照,无边泳池处却依然人头攒动,这一网红打卡处吸引了不少观光者,更有一家几口带着摄影师,特意前来留影者。四川古尔沟神峰温泉有限公司总经理钟爱国对记者表示,目前该温泉小镇具备了四大功能板块,首先是针对大众消费布局的温泉乐园、温泉世界、温泉度假酒店、演艺中心、民俗广场、游客接待中心、温泉度假物业等,称之为温泉旅游综合体区。其次温泉养生度假区,主要布局了温泉医养中心、神奇饮泉谷、民俗文化村、温泉天寨、花田木屋、源泉探秘、河谷温泉等。三是吉祥台山地旅游度假区,主要布局了滑雪(草)、奢野帐篷露营、高山牧场及山地探险旅游类项目。最后是场镇民俗观光休闲区,通过对现有场镇的改造、布局休闲旅游配套服务设施,提升场镇品质。这也将是317国道线上最值得期待的风景线。

“最美巡摄团”一行隔日来到了修新如旧的石头城堡——甘堡藏寨,了解藏寨独树一帜的屯兵文化、交融荟萃的民俗风情和原始古朴的建筑艺术,从而感受“嘉绒藏区第一寨”的神奇魅力。

甘堡藏寨点将台

据介绍,甘堡藏寨的民居全为石头建成,采用本地原生石材浆砌,用黄泥勾缝,既牢固又保持原有风貌。石室建筑的石材有别于其他地方,当地人叫“石墩子”。由于甘堡藏寨居于坡地,无山石可采,故多取杂谷脑河中鹅卵石和巨型石包为材,古时常用火攻之法,使巨石爆裂。近现代则用铁铸工具将石头切割为长条形“石墩子”,用于修造房屋。在选材时也有考究,当地人通常选用的石材为“麻子石”,此石极富韧性,坚硬无比,切割开后呈灰白色,且遍布黑色麻点,故名“麻子石”。因寨中房屋多用“麻子”条石与本地粘土粘合而成,墙体坚固,经数次地震而不倒,历千年风雨而不衰,堪称人类建筑史上的一大创举。

理县不仅有藏族文化的沉淀,羌族文化也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留。被中外学者誉为“神秘的东方古堡”——桃坪羌寨,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古羌寨之一,以其户户相连的房屋布局、迷宫式的寨内巷道、四通八达的地下水网和精湛的碉楼石砌技艺闻名于世。今天的桃坪羌寨,老寨的修缮,新寨的建设,把古人的智慧和当今可持续发展理念完美结合在一起,提升了羌寨的灾后形象,完善和接待功能。

桃坪羌寨曲径通幽

神秘的羌寨碉楼

碉楼是羌寨的标志,在古代也称“邛笼”,早在2000年前的《后汉书》中就有记载。记者在现场看到的陈家碉楼,就是羌寨标志性的的建筑。这座碉高九层,30米左右,与住房紧密相连,互为通用,这种碉房一体的建筑风格并不多见。不绘图、不吊线、没有柱架支撑,用片石和黄泥,全凭匠人高超的技艺和经验来修筑。调的角线走向准确笔直,这在古代没有仪器校正单凭肉眼能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高超技艺,实属奇迹。

体验羌族传统围炉点火喝汤

此外,水网、通道和房顶,又构成了羌寨地下、地上、空中的三层立体通行系统,这样的防御系统通到各处,使寨内的人可以从任何地方流动打击入侵之敌,使敌人防不胜防。桃坪羌寨古堡这种古朴而独具特色的建筑艺术,集中体现了古羌民族不屈不挠的抗敌精神和精湛的工艺,是中华民族建筑文化中的绚丽瑰宝。黄渤的电影《杀生》,即取景于此。

当我们采风团一行结束了短暂的6天之旅,纷纷表示意犹未尽。如果说,成都带不走的是赵雷的歌,而阿坝带不走的是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和历史悠久的藏羌文化。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vgzj.cn